加油啊范德萨!还等你振兴曼联呢

No Comments

这场对阵邓伯什的友谊赛本就在计划当中,但当阿贾克斯球员走出球员通道时,所有人都穿着印有范德萨的1号球衣,并不在计划当中。

当天凌晨,从克罗地亚传来消息,在当地度假的范德萨突发脑溢血,被直升机送往了医院。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抢救,范德萨的病情稳定了下来,但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接受密切的观察和治疗。

这位在球场上和球场外都赢得无数赞誉的荷兰人患病,立刻牵动了整个世界足坛的心。

不管是在他曾效力过的阿贾克斯、尤文图斯、富勒姆和曼联,还是作为对手时力拒他们射门的利物浦等俱乐部,纷纷为他送上祝福。

虽然过去这个赛季成绩不佳,范德萨受到了不少批评,他也因此选择辞职,但此事一出,不会有球迷执着于这一点了。

其中的逻辑可能是范德萨在34岁的年纪才加盟曼联,三年后帮助俱乐部获得队史第二座欧冠的经历,然而他早在24岁的时候就以主力的身份品尝到了这一冠军的味道,这怎么能是大器晚成呢?

上世纪90年代初,可以被直接称为阿贾克斯的时代。范加尔带着一帮年轻人,从荷兰足坛起步,一点点逼近欧洲之巅,从联盟杯、欧洲超级杯,直至1995年的欧冠冠军,阿贾克斯用出色的战绩和精彩的表现震惊了整个欧洲足坛。

那一年的他们,三杀AC米兰,半决赛5-2横扫拜仁,奥维马斯、克鲁伊维特、西多夫等名字成为一代人的偶像,只不过在水银泻地的进攻之后,很少有人注意到门前那个高高瘦瘦的范德萨。

范德萨一直想去感受不同的足球文化,于是在那一年夏天,他选择加盟尤文图斯,然而在机场,他收到了来自曼联的邀约。

同样是在那个夏天,舒梅切尔决定离开那支刚刚夺得三冠王的球队,弗格森本想让范德萨成为门将位置的接班人,但当时的曼联已经敲定了和马克-博斯尼奇的签约,这让弗格森进退两难。

犹豫许久,曼联还是向范德萨发出了邀约,“但是公平得说那时有点太晚了,在当时我想的是遵守我许下的承诺,因此我去到了尤文。”

范德萨在接受采访时大方地承认,“在效力尤文图斯期间,我没有发挥出在荷兰踢球时的水平”,而且不仅在俱乐部,那段时间他在荷兰国家队也是如此。

2000年欧洲杯,托蒂用一粒勺子点球击败了他,也击败了荷兰队。到了2002年,荷兰更是在此前的预选赛折戟,直接无缘正赛。

随着尤文图斯在2001年签下了布冯,范德萨知道自己离开的时候到了,在遍寻豪门无果之后,范德萨加盟了英超升班马——富勒姆。

对于一位刚刚30岁的优秀门将来说,这当然是职业生涯的倒退,但范德萨想得很清楚:

1999年后的六年里,曼联在门将位置上吃了不少亏,这让弗格森一直没有忘记范德萨这个名字,尤其是他在富勒姆的表现,更是每天都在提醒着他。

“弗格森告诉我,他需要一个能够指挥和指导防线的人,他认为就算在面临压力时,我也不会慌张。”

事实证明,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沉着冷静、技术出色的范德萨来到曼联之后,很快就和身前的后卫形成了很好的互动,成为了前场天才们的庇护,前后齐努力,终于将曼联托了起来。

那支曼联显然是伟大的球队,单论四年欧冠三进决赛,就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可惜的是他们只捧起了一次桂冠。

即便如此,曼联这个名字还是深深地镌刻在了范德萨的心里,就像他年轻时效力的阿贾克斯一样,这里有他的成功,也有他的遗憾。

所以在退役之后,范德萨也有自己的目标,他在获得体育管理硕士的学位之后,收到了来自克鲁伊夫的电话,后者希望他回到阿贾克斯任职:

“你来自‘足球大学’和‘生活大学’,这是一名球员必须去经历的事情,你经历过挫折、成功、压力,经历过赢下或者输掉决赛,经历过在比赛第89分钟犯下错误,也经历过在比赛第91分钟做出神奇扑救。”

作为阿贾克斯的新任CEO,就像过去作为球员一样,他为自己找来了得力的帮手:体育总监奥维马斯、商务总监米诺-吉伦,直至最后的主帅滕哈赫。

尤其是奥维马斯,两人一同经历了90年代阿贾克斯的巅峰,有着相似的经营理念,也怀着同样的雄心:

18-19赛季,再次从青训营收获了一大批优秀球员的阿贾克斯,在欧冠赛场一路高歌猛进,击败了尤文图斯、皇家马德里等强队,一路走到了半决赛的高度。

在伯纳乌的客场,范德萨、奥维马斯和弗洛伦蒂诺一起坐在包厢里,欣喜地看着年轻球员们将皇马斩于马下。前三粒进球,他和奥维马斯不敢大肆庆祝,“我们之间有一个小碰撞或者仅仅是膝盖互撞”,但随着比分来到4-1,他和奥维马斯再也忍不住了,像球员时代相互击掌。

奥维马斯随后讲述了全部事情,“皇马主席给了他一下,之后我应该让大家冷静下来……”

然而时代已经改变,世界已经改变。博斯曼法案让小联赛和小俱乐部愈发难以留下自己的优秀球员,阿贾克斯就是最好的例子。

就在那一年的欧冠历程结束之后,弗兰基-德容、德里赫特等优秀球员前往更大的豪门俱乐部,阿贾克斯开始了又一次的重建,而俱乐部上下已经逐渐接受了这样的故事:“阿贾克斯将青训球员提升到一线队,如果他们在一线个成功赛季之后,然后这些球员会前往职业生涯的下一站,这就是俱乐部的DNA所在。”

“也许如果上赛季我们能往前多走一步的话,我可能就已经踏上前往曼联的那一步了,但现在,我仍专注于阿贾克斯。”

随着阿贾克斯在范德萨的执掌下找回了昔日的荣光,另一家在范德萨心中的俱乐部却始终在沉沦,这就是曼联。

自从弗格森退休之后,曼联便在不断地碰壁。当大牌球星、世界名帅都无法拯救曼联之后,俱乐部决定改革俱乐部的内部架构,设立了俱乐部历史上第一个体育总监的职位,而几乎就是在设立之初,范德萨就成为了很多人心中的最佳人选。

假如阿贾克斯闯入欧冠决赛,不管能否夺冠,这都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俱乐部难以再次企及的高度,范德萨便可以功成身退,留下一个潇洒的身影,尝试着带领他的另一个挚爱重新复兴起来。

你很难说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曼联的问题显然不是一个体育总监就能解决的,而范德萨的加盟或许会成为一个错误时间的正确决定。

2022年2月,荷兰媒体曝出了奥维马斯性骚扰俱乐部女员工的丑闻,在舆论压力之下,俱乐部做出了解雇奥维马斯的决定。

做出这一决定,范德萨是十分痛苦的。在阿贾克斯官方做出切割姿态的几周时间里,范德萨都刻意选择了避开媒体,而在之后接受采访时,他的“人总是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的表态,也让范德萨遭到了外界的批评。

接受采访时,范德萨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透露了很多。包括奥维马斯、滕哈赫等亲密的战友们已经纷纷离开,范德萨虽然努力地做着收尾的工作,但在过去这个赛季,阿贾克斯在动荡之下还是免不了表现不佳,只以第三名的成绩收官。

于是在赛季结束后,范德萨提交了自己的辞呈,在他看来,阿贾克斯本赛季的低迷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按照原本的计划,范德萨原本应该在上周回到荷兰,参加在诺德韦克的一个公益活动。

诺德韦克是荷兰西部一个海滨小镇,上世纪80年代,范德萨就是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足球生涯,哪怕在退役之后,诺德韦克俱乐部还为他保留着一个球员名额,这让他在45岁的年纪还踢了一场比赛。

是的,范德萨作为球员的最后一场比赛不是2011年的欧冠决赛,而是在这个小镇的一场低级别比赛。

在原计划的公益活动上,范德萨和妻子本想呼吁人们关注和帮助受到脑部疾病及后遗症影响的人们,并且帮助基金会筹集资金。

2009年,范德萨的妻子便曾突发脑溢血,14年之后,范德萨也未能逃过病魔的指定。

球员时代,范德萨是清道夫门将的发扬者,影响了包括诺伊尔在内的一大批现代门将;退役之后,他在阿贾克斯CEO的职位上也做得很棒,获得了很多豪门俱乐部的关注。

这样一位优秀的人才和绅士,只要他愿意,还可以在足球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所以请务必战胜病魔,因为很多球迷都在等待着他的“复出”。

发表回复